AI大军涌入传统车企

发布时间:2023年10月12日 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Tech星球”(ID:tech618) 作者:任雪芸 浏览量:308次

和候选人王铭长达半年时间的交流,汽车行业资深猎头李元终于成交了这一单。

王铭从毕业起就进入了某头部互联网企业,长达十几年的工作中,他担任智能驾驶业务中的重要角色。在李元接到某传统汽车主机厂旗下造车新势力品牌的招聘需求时,他第一时间想到了王铭。“最终让他下定决心的是主动求变的心态”,李元告诉Tech星球。

不只是王铭,一个值得关注的人才变化趋势是,近两年,越来越多AI和自动驾驶大方向下的行业人才,开始关注来自传统车企的工作机会。

此前,据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业内人士透露,前L4级自动驾驶卡车公司千挂科技CEO陶吉,即将入职长安汽车,负责长安汽车智能驾驶技术,向长安汽车总裁王俊直接汇报。公开履历显示,陶吉2010年加入百度,曾参与百度自动驾驶项目从0到1的搭建过程。

除了陶吉以外,这样的案例不在少数。今年2月,原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,出任奇瑞汽车副总经理;8月,前地平线智能驾驶研发总监廖杰加入了比亚迪,担任智能驾驶上海团队负责人;而原华为自动驾驶产品线核心团队负责人姜军,也投身到了极氪,负责智能座舱等业务。

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向Tech星球表示,从商业化的角度出发,汽车是最接近于AI落地的场景之一。与此同时,L4级别的自动驾驶落地遇冷,行业内部分相关性的人才出现了冗余。

随着传统车企接连“卷”入智能电动化转型,人才与市场之间的新一轮匹配正在开启。

01

传统车企抢AI人才

2020年6月10日,特斯拉首次超越丰田汽车,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。而根据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的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累计完成378.8万辆和374万辆,同比增速均超40%。

这让传统车企感受到了来自智能化、电动化的竞争威胁。就在2022年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,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语出惊人,他说,“我认为未来3-5年,会有80%的中国(燃油车)品牌关停并转。”

因此,在这样的背景下,传统车企近几年来开始加速转型突围。2020年11月,广汽埃安独立运营,随后启动混改,东风汽车在这一年成立了独立的新能源品牌岚图。2021年,长安汽车与宁德时代、华为联合推出了阿维塔,吉利则推出了旗下高端智能纯电品牌极氪。

“拼电动化、智能化早就成为了行业共识”,上述汽车分析师告诉Tech星球。相较于造车新势力,尽管传统车企的“新二代”们有资金、造车经验,但其因为缺乏相关的互联网思维和软件研发能力,在与智能汽车的比拼上,一度处于下风。

在这样的趋势下,传统车企的招聘需求出现了变化。李元告诉Tech星球,“以前传统汽车招聘的人选大都毕业于机械、汽车工程、交通运输等专业,现在的汽车行业在校招层面,则越来越关注于软件工程,包括人工智能专业的人才。”

2023年,比亚迪进行了大幅扩招,据公开信息显示,比亚迪2023年校招总人数达到3.18万人,其中硕士和博士的整体占比达61.3%。3万多名应届生中,有80.8%的人员将会投入到研发工作当中。

与此同时,在社会招聘层面,来自互联网行业一些AI和自动驾驶的人才,开始流向传统汽车行业。不过,Tech星球咨询的多位猎头均表示,传统车企在这类人才的招聘上,有相关的从业要求。

“我们一直讲互联网大厂的人才,转移去传统车企甚至新能源公司,一定是有过相关车企项目经验,而且能够将知识和能力进行迁移的”,李元表示。如果仅仅是一个具备互联网大厂从业经验,而缺乏与车相关项目经验的从业者,在这场由传统车企发起的人才吸收战中,并不符合需求。

而在这个要求的背后,透露的则是传统车企在新能源这场市场争夺战中的紧迫感。随着智能化军备赛进入下半场,传统车企试图通过扩充软件算法工程师人才,提升自研和技术预判能力。

“他们希望以最快的速度补足智能驾驶,特别是AI算法的能力”,上述分析师谈到。因此,相较于内部培养,外部招聘有相关经验的人才显然要快得多。“现在行业很内卷,如果晚个一两年,就可能会落后很多”,李元表示。

02

高薪时代过去了

王铭受邀的职位,是某传统车企“新二代”的智能驾驶业务的一位负责人,李元告诉Tech星球,他主导了这家公司智能驾驶体系的建立。

据李元透露,王铭拿到的年薪总包在300万以上,属于传统车企的高薪职位。但相比王铭之前所在的互联网大厂给到的福利制度和股票等收入,并不算太高。“而且相比之前熟悉的环境,在新的企业中,他还要承担更多的责任,做出更大的成绩。”

在薪酬层面,相比互联网企业,传统车企在这场AI人才争夺战中,并不具备太大的优势。“从某种程度上来讲,这其实属于互联网人才在一定阶段出现溢出而导致的选择”,上述分析师认为。

根据财报数据显示,2022年,上汽集团总薪酬283.5亿,人均薪酬13.1万;广汽总薪酬88.5亿,人均薪酬8.8万;长安总薪酬是69.4亿,人均薪酬16.5万。而互联网大厂腾讯2022年的员工人均年薪,已经达到了102.53万元。

“高薪也许能打动人才,但传统车企给不出互联网企业的高薪水”,猎头袁圆告诉Tech星球。而且她提到,传统车企的薪酬结构和互联网企业不同,“互联网企业存在年终奖和股票的合并,但传统车企甚至造车新势力公司给出的都是现金。”

此外,李元还提到,相比王铭这样的高层次人才,目前传统车企的主要招聘需求集中在五到八年相关经验的从业者中,“他们能够负责落地项目,带团队,而且整体薪酬没有那么高。”

在他所招聘的具备五到八年相关经验的人才中,传统车企开出的薪水年包普遍集中在50万至80万之间。对比互联网大厂来看,一位2021年毕业于北京985高校的硕士毕业生林临表示,自己在毕业当年拿到的某中厂offer的薪水年包,就已经能够达到50万。

这部分人才大都会以技术专家的身份加入传统车企,大概率负责的是1到2个项目,职位级别对应互联网行业的P7或者P8。

李元告诉Tech星球,在这场跨行业市场的人才流动中,薪水的衡量因素有很多,比如所处地域的物价水平,传统车企能够给到的附加福利,甚至工作的稳定性等。

他提到,当下面临市场的选择时,相比较于薪水的直接对比,这部分人才更需要的是去观察市场,积极拥抱变化。

03

向左,还是向右

在这场从互联网企业迁徙传统车企的人才流动中,也出现了“不适应”的现象。

李元所完成招聘的人才中,很多都曾向他讲述过传统车企与互联网公司之间存在的不同,其中甚至还有一些抱怨,比如“为什么效率这么低”、“重复了很多次,但很多问题依旧得不到解决”等。

相比互联网企业,汽车作为制造业汇报链条长,决策周期自然也会更长。“以前三年是一个大的产品周期,现在已经被压缩到了一年半了,但也比互联网的产品周期长很多。”

李元告诉Tech星球,在这样的前提下,从工作文化到汇报链条都是全新的挑战。但与此同时,李元认为这种“不适应”是正常的,行业转换必定有相应的适应周期。

“早些年我们做外企招聘,一开始大家都觉得去外企好,到外企发展到一定天花板时,还是会选择和外企工作模式不同的国内互联网企业。”

不过,在这其中,造车新势力公司也曾被视为这部分人才的折中选择。一位智能驾驶行业从业者告诉Tech星球,“造车新势力如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相对传统车企而言,更接近于互联网企业的氛围。”

袁圆则对此表示,不同于传统车企,造车新势力公司迫切需要的人才,并非自动驾驶领域的从业者,而是集中在供应链和智能制造领域,“本质上这属于一种供需错配。”

今年以来,汽车行业价格战愈演愈烈,当下无论是传统车企还是造车新势力公司,对于AI及自动驾驶相关人才的招聘需求,呈现出现了减弱的趋势。

“去年这个时候,这股招聘风潮正热,有过相关经验的智能驾驶算法或者AI的候选人手里,没个七八个offer,也有五六个。”李元说道。

但随着竞争的白热化,传统车企的相关人才需求已经被填满。“今年整个智能驾驶的需求,全部都下来了”,李元根据自身的招聘情况,给出了一个数据,他说相比去年,传统车企在智能驾驶招聘上的需求缩减了三分之二。

“不同于此前AI 四小龙(商汤、旷视、依图、云从)掀起疯狂的人才扩张,传统车企在成本和管理制度的约束下,会更谨慎”,袁圆表示。

(应采访者要求,文中王铭、李元、周舟、林临、袁圆皆为化名。)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Tech星球”(ID:tech618)客户端,不代表超天才网的观点和立场。文章及图片来源网络,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有投诉请联系删除。

0 0 0

有话要说

超天才网©2017 www.supergeniu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联系我们| 加入我们| 法律声明| 关于我们| 评论互动

超天才网©2013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关注我们: